Dec 09 2016

Monologues (Neal 獨白 四)

I know some of you have started following Mina’s Neal’s Monologues (獨白). That’s wonderful! This chapter is the last one from Neal’s perspectives, and her next monologues series will be Albert and Candy respectively.

This chapter begins with a conversation between Neal and Eliza. After that, it’s his observations of Candy and Granduncle William. Again, unlike my story Peculiar Relationship, this time Candy and Albert resided in the brand new resort. 😍 Please let Mina know if you like this chapter.❤ ❤

Neal 獨白(四)
作者 Mina

地點:Lagan家族集團

邁阿密五星酒店開幕酒會活動

Eliza: 哥哥!你朋友呢?我看到Geroges去舞池找Granduncle William 了,Geroges 他似乎不太舒服耶⁉ Granduncle William 帶著Georges 去找醫生,急急忙忙走了,好像很擔心,Candy不知是否和他們一起呢?難道…哥哥你的朋友也要跟著去嗎?吼!幹嘛啊!所有人都被Candy給施魔咒了!我就是說她一定是個女巫!可惡!從Anthony、Stair、Archie 到Terry還有哥哥你及你的朋友們,每個都被Candy給施法了,依我看,我覺得連Granduncle William 亦難逃她的魔咒!哈哈…..一個養父一個養女怎可以這麼曖昧啊⁉ 真肉麻啊……哈哈哈……

Neal: Eliza! 妳說什麼?妳…妳給我住口!這種話妳不要亂說喔!否則我不會饒過妳的‼ 妳小心點!

Eliza: 哥,你怎麼了?怎麼用這樣語氣跟我說話啊?你好像真的中Candy這個女巫婆毒不淺啊!

Neal:Eliza,  請妳閉嘴!我跟妳說,Candy現在身份大大不同了,她已經不是以前我們家那個看馬的女傭,她現在有Granduncle William作後盾,我們可惹不起的!

Eliza:哼!就是這樣我才更討厭她,恨死她!她這個孤兒,出生低賤,憑什麼擁有這些權利?可惡!尤其她那個噁心的笑容,我一開始就不喜歡了,卻把所有男性都被迷住了!沒關係!現在我只要做做表面功夫就可以了,我已經暗地裡派我的好友記者們去掀開她的底細,証明她根本是個巫婆!

Neal: 啊!我早就該料到是妳在慫恿…..。

聽著!Eliza,妳哥哥我從小就讓著妳,因為妳是我唯一的親妹妹,小時候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Granduncle William一早就知道我倆的狡猾,包括在馬房我被一個高個兒打的事,還有我們給馬下毒、拿了媽媽的手飾品等等,故意把一切嫁禍給Candy, 說她是小偷的事情…,這些種種的事,Granduncle William 已經原諒我們了。媽媽不是在今晚的宴會上澄清很多事情了嗎?其實,Granduncle William上次來我們家也就是為了這些Candy的冤情而來,不然這次Granduncle William 怎麼會可能在百忙之中來答應參加我們的開幕酒會呢?更指定我們一定要邀請Candy,難道妳還看不出這一切的安排嗎?

Eliza:哥!我當然知道!你真是沒用!你都承認了是不是⁉

Neal:妹妹,妳不知道嗎,根本不用我承認馬房和小偷的事情,因為那個在馬房打我的高個兒就是Granduncle William自己!當年是他剛從倫敦大學畢業回來的時候,經過我們家看到這一切的啊!

還有一件事,我原本不想承認的,但是他們都已經有人證物證了,如果再不承認,Granduncle William 就會…… 就會請Georges拿出當年的文件,是証明我們設下陷阱,安排Candy和Terry「私會」,害他們被逼退學的事… 一旦這醜事鬧大,我們Lagan家很可能會被移除芝加哥銀行董事會的,妳知道嗎?你想像一下,我們的父母會對我們兩個有多失望… 除此以外,我們Lagan家會因此沒面子繼續在上流社會立足,而妳亦會失去和這些富家子弟來往的機會!理由好簡單,我們若得罪了Ardlay 家族,上流社會的人都不敢再和我們這家人有任何瓜葛!妳聽得懂沒有?

Eliza:(顫抖害怕的說⋯⋯)哥!那你都招認了嗎?

Neal:唉,因為證據確鑿,所以我無可推諉…妳當年寫信給Terry的父親Granchester 公爵的信,當時早已經在學校校長手中,寫給Terry的信也是,只有那個單純天真的Candy才會按照妳寫的意思,看完信就將之撕毀!所以,這些信都是出於同一個人的筆跡已經被看穿,況且Cornwell 家的兩兄弟Stair 和Archie都答應做人證而簽字了。雖然這件醜事牽涉兩大家族Ardlay和Granchester 的聲譽,但是Granduncle William 當時得知Terry已自動放棄爵位,同時Candy亦請求依法律程序移除養女身份而自行回去美國,故此,Granduncle William因太擔心Candy的安危,沒有立時採取法律行動或處罰我們所做的壞事,所以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到如今都仍未公開。Eliza, 妳聽清楚,爸媽都感覺得到,如果我們再欺負Candy的話, Lagan 家隨時會被剔除Ardlay家族的,而我們所投資的五星級酒店…..,Granduncle William 恐怕也不會再放資金投資了。

Eliza: (聽完整個人冒冷汗地顫抖著…..流著淚走回宴會大廳…..)

喃喃自語地說,哥…..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Candy!妳在哪?

原來妳在花園裡的水池旁,妳真美啊!月光和水池把妳的禮服照亮的閃閃發亮,加上妳美麗的金色秀髮柔順飛揚,微風把妳的裙擺微微柔柔的吹起…….,啊…妳整個人就像一個美麗的天使獨自在花園中徘徊,妳在許願嗎?今晚妳一定累透吧?

我明白,晚宴時的確讓妳受委屈了,嘉賓記者們不斷向妳追問身世…..,妳不說一語只是微笑回應。而當他們慕名而來只因為Granduncle William 是妳的年輕養父時,我注意到妳使出渾身解數想離開他們,我猜…妳是不想再聽到妳是Ardlay家的養女,是嗎。

我多麼想跟妳保證,Granduncle William 也痛恨這個法律監護人的名稱……妳放心!我相信Granduncle William 會有辦法解決的,如果他也和我一樣愛上妳的話,他一定不會就此罷手!因為他不單是個有權利的人,也是Ardlay 家族最高領導人啊。

Candy!我才恍神一下妳怎麼就不見了?妳千萬不要掉進了水池裡知道嗎?妳在哪啊?我只能在大廳的露台上窮著急,妳知道的,我是不能接近妳的…..我…..唉!

奇怪了,花園裡怎麼出現這麼多人啊?大家在議論紛紛什麼事呢?難道妳真的掉進水池裡了?妳可別嚇我啊!

讓我下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Neal!Neal!

女記者好友Yantty跟我說: Neal! 妳看那間特別貴賓房的陽台上的女子!她站在那裡好高啊!不怕掉下來嗎?好嚇人啊⋯⋯

另一位好友Minnie也跟著說:Neal! 快去救救她還是請她下來,不要站在陽台上… 實在太危險了!她在做什麼啊?想摘星星嗎?)

……此時…..吵雜的人群聲讓我不知所措。

Candy!我明白妳的心情,妳是愛上了妳法律上的養父… 這個開幕酒會委屈妳了,妳整晚心事重重… 人們都私下討論妳的身世和發現Granduncle William對妳的照顧似乎有超過監護人所為之嫌。

微風把妳絲綢半透明長蕾絲睡衣,柔柔微微地吹了起來了⋯⋯

妳的金色大波浪長髮,在微風輕吹中顯得特別地閃閃發亮….

啊!妳真的像個美麗溫柔的天使,Candy!妳真的想飛去摘夜空裡的星星嗎?

告訴我….,我很願意一起攜手與妳去摘…..,只要妳願意,我是真心的….❤️

………此刻………

一個年輕英俊高挺的金髮男子,在人群中顯得特別的光耀奪目⋯⋯

Granduncle William 朝著我走過來了,抬頭看著星光燦爛的天空,他那雙溫柔天空藍的眼睛凝望著那個美麗女子,微笑中帶著憂心,深深地呼吸著………他也了解她心裡在想些什麼吧⋯⋯

終於,Granduncle William開口跟我說話了….

Granduncle William: Neal, 你們酒店應該有萬能鑰匙,可以開啟所有房門的,把它給我好嗎?

(我Neal,其實剛才就想到要用它上樓去,我還幻想著牽著Candy的手一起摘星星的呢…我……唉)

Neal:是的!Granduncle William, 萬能鑰匙就在我身上,請你趕快拿去吧!我知道你會輕輕開啟Candy的房間,一定不會驚嚇到她的,希望她平安無事!我也已經請佣人們趕快在陽台下放些乾草,如果萬一她掉下來還至少不會太嚴重!Granduncle William, 請您快去Candy房間吧,這裡有我在。

Granduncle William 溫柔微笑的從我手裡拿走了萬能鑰匙,跟我說聲謝謝就趕過去了。

沒多久…..我們都看見房門燈亮了,一個金髮紳士緩緩地走向陽台的落地窗…..展開他的雙臂迎接著美麗的金髮女子,她立刻認出是他,微笑的轉身立刻撲向他的懷抱裡……。

人群這時漸漸消失…..

Candy, 我Neal向妳保證,我再也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妳,也不會有報章雜誌報導不利於妳的事情,即使是我的親妹妹,我也會暗中幫妳一一解決的,不會讓妳受到一點兒的傷害。

為妳做這些,是要彌補我以前對妳的傷害⋯⋯,Candy, 對不起!沒能讓妳愛上我….,我只能在夢裡陪妳一起去摘星星….,在現實裡,我希望妳和妳心裡的那個人永遠幸福❤️⋯⋯

我在心裏的最深處有妳Candy❤️

2 comments

    • JeannyJJ on December 10, 2016 at 9:57 pm
    • Reply

    Awwwww… The way Mina wrote about Neal toward the end of the monologue was really touching. It feels like Neal really regretted they way he treated Candy in the early years and now he can only imagine…

    1. Glad you found the end touching, JeannyJJ! 😍 Yes, Neal knew he had no chance, and he could tell to whom Candy’s heart belonged… Yes he could only imagine now. Sigh…😅

I would like to hear from you!

Translate »
%d bloggers like this: